查看: 0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那些年到底是誰催眠了我們[we]? 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复制 

楼主
匿名  发表于 2020-11-21

那些年到底是誰催眠了我們[we]?

今晚讲的这些[zhè xie]神秘故事[gù shi],我前天提前给两个朋友讲过。一个是天才捕手FM的猛哥,一个是我的石家庄朋友马探长。

他们俩都是[doushi]魔宙故事[gù shi]系列《 不存在的卷宗 》粉丝,不只追更,且爱[ài]研究,对故事[gù shi]里的某些[mǒu xiē]问题[foul-ups]缠住不放。

上周[shànɡ zhōu]看完《 特异功能小男孩 》的故事[gù shi],猛哥从我这儿拿了几本老杂志,一个猛子扎进神秘的海洋,研究起人体科学[kē xué]

他兴趣极大,是因为自己[zì jǐ]有亲身经历。

2015年,一个自称懂气功的朋友曾经对猛哥隔空发功,几秒钟之内让他的后背发热。这件事,至今他也没搞清楚原因。而且[ér qiě]他坚信那朋友不会骗他。

这种事儿现在很难遇到,遇到也不会有几个人当真,但在1980年代几乎[much]随处可见。

马探长说,八十年代有好几年的春晚都有表演气功。

比如1984年春晚,马季说完相声,陈佩斯吃完面条,张明敏唱了首歌,接着主持人端来一盘核桃请大家吃。

怎么开核桃?

上来一个6岁的小学生[students],一掌劈开。这是初阶硬气功。

然后,小学生[students]的姐姐上台,踩在两只鸡蛋上,拎着两只桶,让马季和姜昆往桶里灌水。

鸡蛋完好无损,这是进阶硬气功。

高阶由姐弟俩的父亲表演,硬气功大师[dà shī]侯树英徒手撅铁棍。

侯树英是1930年代生人,确实练过硬气功,还跟过一个云游和尚,跑江湖卖艺。他的这套功夫,和民国北京天桥的硬气功大概一脉相承。

那之后有三次春晚,硬气功都是[doushi]固定表演,喷水断砖、手指钻转和轻功表演什么的,冯巩都得给他们打下手。

这些[zhè xie]杂耍活儿能上春晚,说明官方认可,也说明老百姓喜闻乐见。

喜闻乐见,全因为「气功」这个概念。

除此之外,老百姓常聊的还有「特异功能」、「催眠」、「前世今生」、「超自然[zì rán]」、「电磁」以及「人体科学[kē xué]」等概念。

猛哥和马探长问,为什么是概念,不都是[doushi]真事儿吗?

我说,因为没有几个人真的能搞清楚这些[zhè xie]词怎么回事儿,否则也不会变成「热」了,现在我们[we]也不会一说起来就阴阳怪气了。

从哪说起,还得先讲两个故事[gù shi]

1995年,南京有个艺术[yì shù]青年失恋了,女朋友去了北京。

他很郁闷,于是去找练气功的朋友,让朋友发功,朝北方收集信息,用千里眼遥视一下,看女朋友过得怎样,俩人还有没有机会[offer]

每次信息都不太好,他更苦恼,干脆跟着也练气功,修身养性。谁知运气确实差,练功也遇到了挫折,呼吸吐纳静坐冥想都练得不错,却总发不出功。

半年后的一天,另一个朋友找他,说去舞厅玩儿吧,放松一下。他没跳过舞,朋友说跟着音乐[yīn yuè]晃就行,怎么舒服怎么来。

他就晃,使劲晃,晃着晃着四肢放松了,但还是跳不起来。

后来他闭上眼睛,想象自己[zì jǐ]在练功,正朝人群发功,忽然一个瞬间,气息畅通了,手舞足蹈,摇头不止,口中发出神秘的声音。

从此,他每天都去舞厅练气功,成了远近闻名的霹雳舞王。

这是一本小说里的情节,作者年轻时经历过上世纪80年代开始[kāi shǐ]的气功热和霹雳舞热。我觉得[jué de]他不是瞎编,这种事有事实根据。

1983年8月,贵州有个44岁的工程师,姓李,有天在书摊买到几本练气功的书。这种书那两年很流行,五花八门。

看了气功书,老李就按着练。一周之后觉得[jué de]睡眠改善,精力充沛。一日晨起练功,突觉前额冰凉,四肢沉重,浑身发热,肌肉发胀。

觉得[jué de]这是「气」来了[lai l],非常兴奋,并把喜讯告诉[gào su]自己[zì jǐ]的妻子,说自己[zì jǐ]入门了。

随后,他找到省里的气功大师[dà shī],要拜入门下,但却遭到了大师[dà shī]的拒绝。

回家之后,开始[kāi shǐ]整日地翻箱倒柜,口中喃喃自语。

某天凌晨三点,突然起床,双手合掌端坐于床上,说自己[zì jǐ]练功有法力,乃神人相助。坐到天亮,就身穿内裤,光着膀子出去练功,大汗淋漓,仍不止息。

进入这个状态后,他就开始[kāi shǐ]不睡觉了,吃的也非常少,把家里人急得不行。

最疯魔的一次[Once],拉着他妻子,要当众实施性行为。

1983年9月15日,老李入院治疗。

这个故事[gù shi],是从1986年贵州省精神病防治院的一份病历报告上看来的,报告的标题叫《气功妄想三例报告》。

听完故事[gù shi],猛哥和马探长抚掌大笑。

我说先不急着嘲笑「练气功」,仔细看报告,措辞很重要[zhòng yào]

首先,报告并未对「练气功」发表什么看法,且一开篇先定下基调:

█气功是我国春秋战国时期就有并流传至今的一种[yī zhǒng]医疗保健方法,现代研究属于与瑜伽相类似的心理治疗范畴。因练气功出现[There]妄想性的精神障碍,在临床上颇为鲜见。█

█气功是我国春秋战国时期就有并流传至今的一种[yī zhǒng]医疗保健方法,现代研究属于与瑜伽相类似的心理治疗范畴。因练气功出现[There]妄想性的精神障碍,在临床上颇为鲜见。█

先明确气功的医疗保健定义,这很关键。

这也恰恰是一般讨论[tǎo lùn]气功热文章容易忽略的一点,其实在后来嘲讽和批判「练气功」的浪潮中,官方和媒体特意提出了「伪气功」的概念,并没有批判气功。

因此[ yīn cǐ],张大师[dà shī]大师[dà shī]大师[dà shī]那是「伪气功大师[dà shī]」,而「人体特异功能」后来也被当做「伪科学[kē xué]」来看待。

贵州省精神病防治院的这篇研究报告里说,据近代研究,气功可使大脑皮层发挥其对机体的调节作用,从而「控制体表温度[attitudes]、血液循环、呼吸和血压等人体的许多[xǔ duō]生理过程……与国外对瑜伽、自我催眠等的机理研究类似。」

老李和报告里另外两个病例,都出现[There]了四肢沉重、身体发热、前额发凉等感[gǎn]觉,看起来是发烧的症状,但也和西方精神病学研究的「自我催眠」表现[performance]一致。

报告最后诊断,老李是狂躁症,但不确定他是先有的狂躁症,还是自我催眠诱导出了症状。

可以[ kě yǐ]确定的是,三个病人都认为练气功能减轻自己[zì jǐ]狂躁、幻听、精神不适的症状,报告也认为练气功能让他们进入自我催眠的状态。

气功能催眠,催眠能治病,这是1980年代非常典型的「大众科学[kē xué]」思维模式。

为什么会有这种模式?因为大众追随权威。

先说一本曾经非常出名[谁都认识你]的杂志,1978年创刊的《自然[zì rán]杂志》。

改革开放头一年,全国召开了科学[kē xué]技术大会,会后最先创办的自然[zì rán]科学[kē xué]杂志就是《自然[zì rán]杂志》。

杂志的目的是让不同学派、不同观点[belief]的文章都有发表的机会[offer],█……特别是那些有独特见解,可能[kě néng]孕育着一种[yī zhǒng]科学[kē xué]新思想的文章,即使还不够成熟,也不要[bù yào]求全责备。█

百花齐放,百家[bǎi jiā ]争鸣。

解放思想后,确实很开放,《自然[zì rán]杂志》创刊号就发表了一篇研究气功的试验检测报告。

这说明,早就有人悄悄尝试用科学[kē xué]方法研究气功是怎么回事了,也说明用科学[kē xué]思维看待神秘现象的传统,是早就有的。

这篇报告提出了「外气」的概念,认为这种练功者可以[ kě yǐ]发出的看不见、摸不着的「物质」或者「场」可能[kě néng]是存在的,且可以[ kě yǐ]改变生命机体状态或杀菌等等。

猛哥说,就像《七龙珠》里的气,可以[ kě yǐ]发冲击波,还能做元气弹。

马探长认为,这就是如来神掌啊,从粤语片到刘德华《摩登如来神掌》,再到星爷的《功夫》里都这样[then]

我说没错,还有六脉神剑也是,人能发射这种东西,全世界[shì jiè]人的想象力都是[doushi]相通的。

我认为,后来全民狂热的练功、发功都是[doushi]「外气」这个概念引发的,一是因为形象[xíng xiàng]生动,二是因为它能治百病,包括[bāo kuò]癌症,三是在全民科普的年代,这个说法被纳入了科学[kē xué]领域。

重要[zhòng yào]的是,它可能[kě néng]激发人体潜能,让人具有「特异功能」。

什么是「特异功能」大家都懂,透视、耳朵认字、隔空取物、切肿瘤、通灵等等。你能想到的超自然[zì rán]能力,都算。

自从1978年底四川小学生[students]报告自己[zì jǐ]能用耳朵认字开始[kāi shǐ],「特异功能」就被科学[kē xué]研究收编了。

当时,省委书记听说此事,表示可以[ kě yǐ]研究,要是真的,可以[ kě yǐ]加以利用。

到底怎么利用,没说。但肯定不外是强国利民抵御外敌,和电影[movie]里苏联美国搞超自然[zì rán]研究的目的差不多。

那几年,全世界[shì jiè]都忙着研究这个。

1979年到1982年,《自然[zì rán]杂志》发表了53篇「人体特异功能」的观测报告和学术论文。

1980年2月,《自然[zì rán]杂志》编辑部组织召开了第一次[Once]人体特异功能科学[kē xué]讨论[tǎo lùn]会。

同年10月,编辑部创办《人体特异功能通讯》,作为人体科学[kē xué]研究筹备委员会的会刊。

我想,这个会刊可能[kě néng]就是文章开头猛哥研读的那本《人体特异功能研究》季刊的前身。

在人体科学[kē xué]研究筹备委员会第三次会议[huì yì]上,钱学森说了一段影响[yǐng xiǎng]深远的话:

█1980 年我在《自然[zì rán]杂志》编辑部曾讲过:人体特异功能太不寻常了,恐怕能接受[jiē shòu]的人是少数。更大范围的是气功。它能治病,人家容易接受[jiē shòu]。虽然人体特异功能可能[kě néng]一时还不能登大雅之堂,但是[dàn shì]气功可以[ kě yǐ]。█

█1980 年我在《自然[zì rán]杂志》编辑部曾讲过:人体特异功能太不寻常了,恐怕能接受[jiē shòu]的人是少数。更大范围的是气功。它能治病,人家容易接受[jiē shòu]。虽然人体特异功能可能[kě néng]一时还不能登大雅之堂,但是[dàn shì]气功可以[ kě yǐ]。█

也就是说,气功和特异功能的关系,早就说过了。

一直到后来,1996年钱学森在书里还写提到,有些受过高等教育[ jiào yù]的工程师,练了气功之后,不但病痊愈了,有的还练出了特异功能,可以[ kě yǐ]给人治病。

于是,「人体特异功能」研究与气功研究纠缠起来。而这些[zhè xie]风声和概念窜入民间,在商品经济[jīng jì]新鲜的刺激下,立成狂潮之势。

据统计,短短几年内,有名目的气功功法到今天已经[yǐ jing]有两千多种,练功人数迅速增加,短短几年时间,全国的气功迷达到6000万,气功杂志和书籍不知道[knew]有多少[How many]

后来那些被骂臭的「伪气功大师[dà shī]都是[doushi]那几年出来的。

但那时,谁有心思辨真伪呢?国家正在大搞科普,大师[dà shī]忙着挣钱,人民忙着治病,少部分人想着修仙得道。

我们[we]说起这段往事,总会觉得[jué de]那是乱象丛生的愚昧年代。

那是因为我们[we]这几代人接受[jiē shòu]教育[ jiào yù]告诉[gào su]我们[we]科学[kē xué]是属于精英的,从科学[kē xué]到科普,是自上而下,精英到大众的普及教育[ jiào yù],而大众往往是愚昧的,要有精英来引领。

但仔细琢磨,恰恰相反,1950年代到1970年代,中国[China]倡导的是向人民群众学习,尤其是文革时,要「劳动人民知识化,知识分子劳动化」,要相互引领。

比如大跃进时期,我们[we]知道[knew]全民大炼钢铁,其实当时还有一场[yichang]全民制造「超声波」仪器的热潮,不但制造,还要应用到医疗和日常生活中。

据统计,仅1960年3月到5月间,北京市就有100万群众参与研究「超声波」技术,使用超声波头300多万个。

当时有这样[then]故事[gù shi]流传:一马脚受伤跛了,将土法制作的超声往马脚一捅,马的跛脚立即好了。母鸡不下蛋,用超声将鸡一捅,母鸡马上就生一个大鸡蛋。

马探长和猛哥合理地认为,1980年代的全民狂热是过去三十年来某种思潮的余韵在起作用,毕竟无论是上头、科学[kē xué]家还是老百姓,都刚刚跨过了一个时代门槛,尚未回过神来。

我则认为,这种狂热的源头更早,是两百多年来的某个隐匿的「大众科学[kē xué]」传统,虽中西不同源,但却殊途同归,走到了一起[with]

科学[kē xué]语言说,这个传统可以[ kě yǐ]叫「电磁化身体观」。换个通俗的说法,就是「催眠术」。

1773年,世界[shì jiè]催眠术先驱,维也纳医生美斯梅尔在病人身上发现了一种[yī zhǒng]物质,把它叫做「动物磁力」。

因为这种磁力存在,天体、地球和人之间是有相互影响[yǐng xiǎng]的。人之所以会生病,就是这种磁力流分布[fēn bù]不均匀和阻滞。

这个理论吸引了无数粉丝,很快扩散到欧洲各地,到十九世纪,美国人也学会了,还写了专著,比如1851年,美国催眠师多兹写了一本《电气心理学的哲学》,来解释疾病[jí bìng]原理。

当时的中国[China]呢,并没有相关记载,但并不意味着没有这种观念。

不但自己[zì jǐ]有,还瞧不起[disdain]西方的。

早在1783年,就有法国传教士在中国[China]宣传这种理念,但却发现中国[China]人不太买账。他给同事写信说,中国[China]人总认为西方有的东西,他们自己[zì jǐ]早就有了,磁性催眠术也一样。

美斯梅尔医生那一套催眠术,阴阳和气的学说早就研究过了,中国[China]道士做的更好,且实践和理论兼具,叫做Kong-fou chinois——「中国[China]功夫」。

直到十九世纪末,中国[China]开始[kāi shǐ]有部分人搞起洋务,真正的影响[yǐng xiǎng]开始[kāi shǐ]

1882年,伦敦成立[was founded]了一个组织,叫「灵学研究会」,研究的对象就是「特异功能」,其中就有催眠研究。

也是在这一年,弗洛伊德开了私人诊所,学着做心理分析治疗,后来也研究起了催眠,觉得[jué de]这是种不错的治疗手段。

随后几年,英国[British]、美国、荷兰、法国、意大利、俄国和日本[rì běn]等国都搞起了灵学社团。

特异功能、催眠、精神疗法、电磁身体等等,一股并不清晰的学术潮流席卷了全世界[shì jiè]

这个时期的一种[yī zhǒng]世界[shì jiè]观,物质世界[shì jiè]和精神世界[shì jiè]并非二元对立,也不是谁决定谁,而是混合并存。自然[zì rán]科学[kē xué]和宗教信仰是理不清你我的,但有个共同点:可以[ kě yǐ]治病。

大家都知道[knew],那阵子很多中国[China]年轻人去日本[rì běn]留学。这些[zhè xie]学生[students]很多人并没学什么真本事,主要[main]时间用在了学日语和观光旅游[lǚ yóu]上。

他们在横滨、东京等地旅游[lǚ yóu],看到了各种催眠术表演,比如「东洋奇术」、「动物催眠术」、「幻术读心术」,还读到了一些[yī xiē]写催眠的小说,比如著名作家森鸥外写的《魔睡》。

与此同时,中国[China]出现[There]了各种新报刊、新学堂、各种学会,普通人也能睁眼看世界[shì jiè]了,大家开始[kāi shǐ]认可洋人的词汇概念。

于是,「电磁化身体」的概念和催眠术在中国[China]民间落地了。

1905年10月,上海《申报》上几乎[much]每天都会出现[There]同样一则广告——长命洋行的疗病神带。

一名留着络腮胡、身穿西装的外国人用双手捧着一条电带,电带放出无数电气,射向打着赤膊、留着长辫的中国[China]男子。

再仔细一看,男子的腰上也缠着这么一条电带,电带上有电钩交通电流,电镖控制开关,电线则连接到铜箍,铜箍贴着命门、丹田、肾部,让电流直达脑筋、下通涌泉、旁及奇经八脉五脏六腑。

广告标题写道: 至灵极效第一希(稀)有疗病之神带。意思是包治百病。

这个图很有意思,电带治病的形象[xíng xiàng]几乎[much]就是中国[China]气功发功治病的具象表现[performance]。有了这种「电」与「气」的内在关联,灵学和催眠术很快就在中国[China]生根发芽了。

催眠术悄然进入的同时,大清发生[fasheng]了很多事,其中最大[largest]的是庚子拳乱和八国联军入侵。

洋人是那些年大清百姓的一种[yī zhǒng]恐惧,因为他们是外来者,会妖法邪术,能勾走中国[China]小孩的魂魄,杀掉小孩。

曾遭清廷查禁的反教书籍《辟邪纪实》中,有这样[then]的记载:

据张世钦供称,小的是山东历城人,父母[fù mǔ]早故,并无兄弟[就像安全套]。二十一岁在广州[guǎng zhōu]跟官,从黄老坤学得天主教。他教示小的画符在手上,到街市随意向小娃儿头上一拍,小娃儿便迷着了,只见前面一线有光,三面都是[doushi]黑暗,即随了我走。引到僻静地方,剜了眼睛、心肝、肾子,把尸身掩埋灭迹。留下眼睛、心肝、肾子,卖与洋人做药。

据张世钦供称,小的是山东历城人,父母[fù mǔ]早故,并无兄弟[就像安全套]。二十一岁在广州[guǎng zhōu]跟官,从黄老坤学得天主教。他教示小的画符在手上,到街市随意向小娃儿头上一拍,小娃儿便迷着了,只见前面一线有光,三面都是[doushi]黑暗,即随了我走。引到僻静地方,剜了眼睛、心肝、肾子,把尸身掩埋灭迹。留下眼睛、心肝、肾子,卖与洋人做药。

有个目睹了庚子拳乱的美国传教士,在1901年写了本书《动乱中的中国[China]》,他认为,义和团的上身附体和刀枪不入就是进入了催眠状态:

庚子拳乱的传播大部分[dà bù fen]透过年轻男子,这些[zhè xie]人处于类似催眠术或动物磁气术的影响[yǐng xiǎng]之下。……(这些[zhè xie]女孩[nǚ hái])的训练跟那些义和团少年相似,领头者——有时是男人,有时是女人——反覆唸诵咒语,众人进入催眠的入神状态,接著产生要与刀剑枪砲一决胜[win]负的狂妄念头。

庚子拳乱的传播大部分[dà bù fen]透过年轻男子,这些[zhè xie]人处于类似催眠术或动物磁气术的影响[yǐng xiǎng]之下。……(这些[zhè xie]女孩[nǚ hái])的训练跟那些义和团少年相似,领头者——有时是男人,有时是女人——反覆唸诵咒语,众人进入催眠的入神状态,接著产生要与刀剑枪砲一决胜[win]负的狂妄念头。

其他[other]传教士的书信中,也有类似的表示,说拳民是自我催眠了,才不知道[knew]疼。

还有人说,他们是被某种「磁性影响[yǐng xiǎng]」才变得疯狂。耶鲁收藏的一份报纸上,刊登了一个传教士的原话:「这群中国[China]凶手被磁化催眠了。」

中国[China]人害怕被洋人勾魂,洋人说中国[China]人神灵附体就是被催眠。

马探长认为双方说的都有道理,因为本源上是同一种[yī zhǒng]世界[shì jiè]观:在某些[mǒu xiē]情况下,人的精神可以[ kě yǐ]被操控。

比如,很多拳民都是[doushi]青少年,没文化,吃不饱,信鬼神,经过大师[dà shī]兄的一番精神肉体折磨,理论上说是有可能[kě néng]进入催眠或无意识的亢奋状态的。

可想而知,在1910年代到1930年代,中国[China]老百姓的心灵中不但有根深蒂固的本土迷信,还残存着对洋人的恐惧。

面对着心情如此复杂的同胞[tóng bāo],几个日本[rì běn]学生[students]回国掀起了灵学和催眠的风潮。

灵学,就是研究特异功能的学说,后来被美国人叫做「超心理学研究」。后来,除了日本[rì běn]传入的二手知识,中国[China]人还直接受[jiē shòu]到了欧美最前沿的灵学知识。

谁也没想到的是,世界[shì jiè]灵学这股风潮,不但影响[yǐng xiǎng]了老百姓,后来也影响[yǐng xiǎng]了钱学森和他的反对者。

清末有个著名的反清革命团体,光复会,1904年成立[was founded],创始人是蔡元培和陶成章。蔡当会长,陶负责[fù zé]联络会党。

陶成章有段往事不太为人知,他1905年特意到东京学过催眠术,还写了一本中文教材,《催眠术精义》,在上海开讲习所教人催眠。

这本讲义卖得应该[yīng gāi]不错,一直出到1928年,印了24个版本。

为了保证表演催眠术成功[走上人生巅峰]率,陶成章还曾找学过医的鲁迅打听,有没有什么药,闻一下就能睡过去。

鲁迅在文章里回忆,说催眠术表演不容易成功[走上人生巅峰],后来报上有人揭穿陶成章,说他是个假催眠师,借此骗钱。

这从另一个角度[attitudes]说明:搞催眠不是简单的杂耍,是真的能挣钱。

有多挣钱呢?

先做一个收入对比。

当时上海一个百货店员月薪约20块,底层工人每月5块到15块。

如果你去催眠诊所看病,一次[Once]都要一两块,医生上门得五六块一趟。

为何这么贵?

这些[zhè xie]医生都是[doushi]各种灵学机构、学校[xué xiào]培训[training]出来的。这些[zhè xie]学校[xué xiào]的学费和教材就很贵。

比如当时

中国[China]心灵研究会还自己[zì jǐ]开设心灵疗养院,去一回得6块钱,请医生上门得10块钱,如果不是上海的,每天150块钱,还得报销旅费。

可想而知,这套理论挣的是富人的钱。

根据北大学[dà xué]者李欣的研究,从1917年到1931年,全国至少有22家有名有姓的心灵学机构,有的是学会,有的是学校[xué xiào],有的是社团,都教授催眠术。

行业竞争激烈,各机构都给自己[zì jǐ]起响当当的名字,并使劲投报纸广告,搞演出活动,抽奖活动,投钱挣流量。

比如,有的叫「神州催眠学会」,有的叫「中华[Chinese nation]神灵哲学会」,有的叫「中国[China]催眠学校[xué xiào]」或「寰球催眠大学[dà xué]」,甚至有家苏州社团叫「苏州幻术研究社」。

名称里用到的词汇,要么是以科学[kē xué]哲学的洋概念震慑大众,要么就用本土词汇拉近距离,就像做新媒体似的。

这些[zhè xie]灵学机构的信徒门生有多广?看一个数据。

中国[China]心灵研究会的会刊《心灵运动[yùn dòng]》,从1921年到1931年,发行24本,销量从一万增长到了十万。他们刊行的书刊讲义,有3000多种。

这个时期,灵学、催眠、医学、心理、精神、神灵和鬼神都卷进了这个创业的风口,对于识字率不高的市民来说,核心的诉求却不变:治病。

比如说,在《民国日报》和《申报》上有大量灵学广告,说科学[kē xué]只是物质技术力量,可提高人类物质生活水平, 并不能解决[jiě jué]精神思想问题[foul-ups],而催眠术和灵学可就救人救国。

同时,又有催眠术招生和治疗狐臭的催眠药——关心精神的同时,不忘实用。

比如天津中国[China]精神科学[kē xué]会的广告,说学了他们的催眠术可以[ kě yǐ]治50多种病——

包括[bāo kuò]「失恋病」、「狐祟」、「鬼祟」、「一切邪祟」,还有尿床、口吃和阳痿,以及社交恐惧。

普通老百姓真的信吗?我想是信的。

讲两个孙中山[Zhongshan]的事例。

中山[Zhongshan]相信[xiāng xìn]心灵改造,他认为治理国家就是管理[guǎn lǐ]「人群心理」,只有坚定的信念才能带来国家的成功[走上人生巅峰]建设[jiàn shè],并对军人演讲说:精神是人成为[Become]完全[wán quán]独立之人的条件。

很明显,国父说的精神和灵学家说的精神不一定是一回事,但他确实曾题词「革心为本」送给中国[China]心灵研究会。

这样[then]支持[support],就是无与伦比的KOL背书了。

1925年2月底,肝癌晚期的孙中山[Zhongshan]病危,中医西医都束手无策,两名[two]擅长催眠的医生从上海来到北京协和医院。

其中一个给孙中山[Zhongshan]做了20分钟催眠,孙中山[Zhongshan]睡着了,家属当场折服。

虽然3月初孙中山[Zhongshan]逝世,但弥留之际的一场[yichang]催眠疗法登上了多家报纸。

1925年3月4日的北京《晨报》第四版,有一则「国民精神养成会」的会员募集广告,上面写了精神疗法的优点——

不用药物、不用针灸。凡医药不能治之症,精神治疗皆能治之,手法稳速,五分钟立见功效。

就挨着广告的隔壁版面,就是《晨报》报道孙中山[Zhongshan]病情和催眠治病的专题。

这种「软文」效果可想而知。

当时,有位学院派的精神科学[kē xué]者,写了篇论文,说催眠术在中国[China]家喻户晓。

我们[we]现在只知道[knew]民国有中西医之争,其实中西医之外还有催眠术。

只是主流[zhǔ liú]历史[lì shǐ]讲述是精英特权,有意无意地忽略了「大众科学[kē xué]」。

催眠治百病,忽悠老百姓。这是1930年代的社会现象,但也并非全部[quán bù]

蔡元培早年相信[xiāng xìn]催眠可以[ kě yǐ]搞暗杀,后来则大力[vigorously]建设[jiàn shè]大学[dà xué]心理学专业,粗糙的灵学概念和专业的精神医学逐渐分化。

大众与精英相通的是,当时潜伏在全人类心中的普遍焦虑。

一战的爆发和经过刺激了全世界[shì jiè]科学[kē xué]来了[lai l]文明,又带来灾难。很多人相信[xiāng xìn],就是因为机械武器[sidekicks]可以[ kě yǐ]杀人,才酿成世界[shì jiè]大战。

因此[ yīn cǐ],灵学机构不遗余力推广这个理念,以强调[qiáng diào]心灵的重要[zhòng yào],而大众也颇受安慰,因为确实没有其他[other]可信仰的东西。

从这个层面来看,我发现「催眠热」暗含的一个逻辑:默契的连锁交易。

中国[China]心灵研究会下属有个学院,学院里有个函授部,专门卖教材,只要15岁到60岁的人都能报名,学员大部分[dà bù fen]是东南亚的。

这些[zhè xie]函授学员一旦顺利毕业[finishes],就能拿到官方承认[chéng rèn]的催眠术执业证书,也就是可以[ kě yǐ]给别人催眠治病了。

要想拿到证书,就得向学院汇报自己[zì jǐ]的学业。这些[zhè xie]学员的报告会陆续刊登在会刊上,叫做学员的 成功[走上人生巅峰]铁证」

这些[zhè xie]报告里,有人说能用催眠术开千里眼,有人说能够把纸变成石头,或者把蜡烛变成铁条。还有人催眠他人,让对方与过世的祖母会面。义和团会的都能实现,附体通灵的,也能实现。

也就是说, 通过实施催眠术,实现了「人体特异功能」。

这些[zhè xie]实验报告,清楚记录[jì lù]有实验人员名称、所属学习部门、学员编号、学员所在地域、施术方法、实验名称和实验内容等。

看起来确实铁证如山。

不过,见证人比较少,一般是亲戚朋友,或者把自己[zì jǐ]单独[alone]关屋里操作,而且[ér qiě]强调[qiáng diào]被催眠的人一定要「信」才能成功[走上人生巅峰]

但这种报告似乎不会有人拆穿,拆穿了也没用,信则有,不信则无。

无论通过何种方法,函授学生[students]提交成功[走上人生巅峰]的报告,通过后就拿了「医博士」的执业证,就能开诊所挣钱。

而他们和那些「铁证」则成为[Become]灵学机构招生盈利的绝好招牌。

如今来看,这是极简单的营销逻辑,但在那时大概算是现代性的创新。

这让我想起了五十多年后1980年代的人体特异功能表演,有一位反对者总结了特异功能是扯淡的证据:

第一,成功[走上人生巅峰]率受人的情绪影响[yǐng xiǎng]。情绪好,准确率高,不好,就会失败。

第二,意识状态,注意[zhù yì]力的影响[yǐng xiǎng]注意[zhù yì]力集中,容易成功[走上人生巅峰]

第三,陌生的环境。如果特异功能者在生人面前紧张,往往不会成功[走上人生巅峰]

第四,受身体生理状态的影响[yǐng xiǎng],如饥饿。

第五,说不准什么时候[When]会有特异功能。

第一,成功[走上人生巅峰]率受人的情绪影响[yǐng xiǎng]。情绪好,准确率高,不好,就会失败。

第二,意识状态,注意[zhù yì]力的影响[yǐng xiǎng]注意[zhù yì]力集中,容易成功[走上人生巅峰]

第三,陌生的环境。如果特异功能者在生人面前紧张,往往不会成功[走上人生巅峰]

第四,受身体生理状态的影响[yǐng xiǎng],如饥饿。

第五,说不准什么时候[When]会有特异功能。

尤其是,往往表现[performance]一种[yī zhǒng]「绵羊效应」,即:没有反对者在场,只有支持[support]相信[xiāng xìn]者在场,检测一般会取得成功[走上人生巅峰]

反之,就不太容易成功[走上人生巅峰]

这一条理清晰地批判是为了说明一个问题[foul-ups]:「人体特异功能」搞什么实验、测试、表演,都是[doushi]忽悠,压根和科学[kē xué]无关。

这个反对者叫于光远,一位经济[jīng jì]学家,是钱学森的同龄人,曾和「人体特异功能」研究的支持[support]则公开论战。

1930年,于光远15岁,他读到了一个英国[British]物理学家写的一本书。

开始[kāi shǐ]觉得[jué de]不错,读到最后发现竟然讲到了灵学,他觉得[jué de]很冒火。

作为上海土著,他见多了各种靠营销广告创业的灵学机构,玩扶乩请神什么的,一个大科学[kē xué]家怎么能写这种玩意儿?

1936年,于光远21岁,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自然[zì rán]科学[kē xué]研究会,三年后,他就亲自翻译了恩格斯的自然[zì rán]辩证法著作。

知道[knew],在西方批判灵学最专业的哲学家就是恩格斯,他1898年写过一篇《神灵世界[shì jiè]中的自然[zì rán]科学[kē xué]》,是许多[xǔ duō]灵学批判学者的理论武器[sidekicks]

于光远想必也读过,后来他反对「人体特异功能」的方法就是:看都不用看,只用唯物主义哲学理论就可以[ kě yǐ]证明[zhèng míng]你们在胡扯八诌。

1936年的钱学森在做什么?已经[yǐ jing]在美国留学一年了,拜入了空气动力学权威冯·卡门的门下,专门研究火箭。

这个冯·卡门,小时候[When]是个神童,6岁能不假思索地计算四位数乘五位数。

据说,钱学森还有个关系亲密的美国同学,这同学除了搞科研,还研究黑魔法——和特异功能差不多的东西,可以[ kě yǐ]说是西方灵学的一支。

1945年,这个美国同学发表过一个演讲。

他说,意念是人类命运[mìng yùn]内心真实信仰的集合,无所不在,它可以[ kě yǐ]使鸟鸣叫,可以[ kě yǐ]使花开放,它的本质与量子物理的理论是共通的,而且[ér qiě]是未来人类文明发展的方向。

这个说法,和钱学森晚年的一本书里的观点[belief]基本一样。

他说,特异功能和气功的本质原理,就是人类运用意念对人体或其他[other]物体进行控制,而这些[zhè xie]意念力的现象可以[ kě yǐ]和量子力学平行研究,这是未来人类科技的发展方向。

这就不难想象,为什么到了1980年代,钱学森为何对「人体特异功能」抱有开放的态度[attitudes],而于光远则认为那玩意和上海「灵学」是一样的把戏。

虽然现在没人再提「人体特异功能」,但那场争论没有不了了之。

1982年6月15日,中宣部发出《关于人体特异功能宣传问题[foul-ups]通知[supercup]》——人体特异功能不是我们[we]的研究重点,在科学[kē xué]上还没有充分证实之前,今后在报刊上不再介绍和宣传,也不要[bù yào]进行批评和组织争论。

不介绍和宣传、不批评、不争论。因此[ yīn cǐ]可能[kě néng]研究仍在继续,但我们[we]知道[knew]

如今来看,似乎这样[then]也挺好。

因为很多时候[When],在泥沙俱下的浪潮里,就难免会出现[There]奇怪的结果,利益纠缠,权威斗争,路线立场,乱七八糟。即使有了「三不政策」,后来的全民热还是持续了十几年。

一个人发现自己[zì jǐ]表演个气功,就能只手遮天,他能不骗人吗?

一个人发现自己[zì jǐ]会特异功能,就能鸡犬升天,他能不说谎吗?

全民动员,一不小心就变成全民催眠,而且[ér qiě]还会自我催眠呢。

部分内容根据金醉×马探长×猛哥谈话整理 ,文章观点[belief]和资料主要[main]参考了北京大学[dà xué]李欣的《中国[China]灵学活动中的催眠术》、中科院孙颖通的《1979-1994 年中国[China]█伪科学[kē xué]事件█与科普政策的互动影响[yǐng xiǎng]》和张邦彦的著作《精神的复调:近代中国[China]的催眠术与大众科学[kē xué]》,特此感[gǎn]谢。

We Are Original



中国[China]二孩政策带来“成长烦恼” 婴幼儿托育机构成新风口█ █小狸AI课专注儿童启蒙教育[ jiào yù],三大课程助力孩子全面发展█ █王楠50岁富豪老公“风了”,她带孩子出去度[attitudes]假,而他疼得满头大汗
声明:内容来自搜狐,该文观点[belief]仅代表作者本人,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[services]。如果需要删除请联系[lián xì]站长;

太阳能分道灯,时下热播的电视剧,鹰潭摄影培训学校,电影免费下载,乡野欲潮小说全集免费下载,烟台天气8月,百度翻译陷入困境英语,dj超嗨劲爆,印尼语字母表,整存整取利率表2013,成都微电影拍摄公司,北京万科广场美食,125国际学校招生,下载淘宝助理5.2版本,情色电影下载,韩语翻译技巧的书,淘宝网官方小米手机,怎么提高抖音播放量,bt天堂最新电影下载,濮阳美食网总经理,达芬奇密码电影下载,蛇的电影高清,琪琪潮流女装,电影迅雷下载,合肥餐馆装修设计图价格,危情营救电影优酷视频,重庆潼南县天气,茶馆电影下载,科幻电影豆瓣评分最高,顾城别恋电影下载,天津去兰州火车站列车时刻表,2345今日河间天气预报,黄皮子坟有声小说下载,电影迅雷下载,蜂蜜柚子茶的柚子,美国伦理电影大全,bl电影下载,免费的伦理电影,淘宝直通车点击改价,依波表维修价格图片,淘宝商城2013 天猫冰,全本小说免费阅读器免广告版,13个月工资个税税率表,江苏新能源材料公司,好看的穿越小说宠文,菊花蜂蜜茶的功效与作用加姜片,南宁市新梦之岛总经理,免费小说全本书屋,rmvb手机电影下载,淘宝客程序教程,k984次列车时刻表,手表电池回收多少钱一斤,红高粱电影下载,员工 出勤登记表,

█L██紫色██接██荀██梅花██仰██殿██颦██肺██肆██邹██以██箱██寓██道██情██颡██床██渠██唱██王勃██桑树██四██敕█

1.门铃一位老先生沿街缓慢地行走,看见一个小男孩正在够一个门铃,但门铃太高,怎么也够不到,心地善良的老先生停下来对小孩子说:我来帮助你打铃吧。于是他使劲儿打响铃儿,整个房子里的人都听到了铃声。小孩这时却对老先生说:现在咱们逃走吧,快!老先生:……
2.Tell me you are mine. i’ll be yours through all the years, till the end of time.请告诉我你是我的。岁岁年年,我都属于你,永远永远。
3.一段旅途有多遥远,是否比这心的距离更加遥远,一个春天有多难等,是否比这心的约束更加难懂,朋友,奋斗的路,无止境,停一停看看这美丽的风景,别让自己太疲惫。
4.谁也不会许谁的一世柔情,就像我也许不了你一声幸福一样。
5.一刻停留,一世等待,遇见你是我今生的缘,牵起你的手更是我今世的分。奈何,烟花易冷;奈何,情缘难分。当痴心遇上了冷风,不知吹散了多少的相遇,而那瞬间绚丽的花期,又不知辜负了多少的斑斓年华。
6.自动提款机有两个人把铁链绑在自动提款机的前面,令一端绑着拖车的保险杆,想把提款机的壳扯掉。结果扯掉的不是提款机的外壳,反而是拖车的保险杆。他们非常惶恐的开着拖车逃离现场,而链子还绑着提款机。保险杆还绑着链子,车子的牌照还挂在保险杆上。
7.你使得我的生活有情有爱,还有泪...

█L██紫色██接██荀██梅花██仰██殿██颦██肺██肆██邹██以██箱██寓██道██情██颡██床██渠██唱██王勃██桑树██四██敕█
转载请保留:http://gx360.cc/gx360_290f70_2020-11-21.html|点击下载本文Word文档
返回顶部
【海口桑拿⎛•‿•⎞[www.gx360.cc]】专业提供国际国内最新热门前十排行榜头条新闻,海口桑拿专为用户推荐有价值的、个性化的排行榜信息数据,海口桑拿是国内专业排行网成长最快的门户之一。
Copyright (C) 2001-2020 www.gx360.cc, 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请勿发布违反法律法规的言论,会员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!
底部导航:海口桑拿|手机版| 海口桑拿